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三板

代表我的儿子是病灶大王第七章是祸躲不过

2020-09-17

我的儿子是病灶大王 第七章 是祸躲不过

陆鸢大惊然后尴尬的咬了咬嘴唇,她是个非常细致敏感的姑娘,看出了黒远眼中的防备之色,眼眶瞬间红了。

呃,黑远头大,他不是故意的完全是条件反射。现在把人家姑娘搞得快哭了,你看看周围的人都用一种看‘怪蜀黍’的眼神看他。

“那个,这小子该换尿不湿了。”自从有了黑陶,尿遁这招黑远用的相当顺手。

写字楼的厕所只有三人位,黑远确定此处僻静后,终于大发父威拽下黑陶的尿不湿就是两下。

“说,你是不是从那位阿姨身上转移什么病到自己身上了?老爸是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对成人下手?”

“呜呜呜,老头子,亲爹,我错了……可不对成人下手……”那岂不是很丧心病狂,没想到他外表敦厚的老头子是个恋童癖。“年轻的我还想留给自己……”

“嗯?给自己留?”信息量过大,是不是他想多了,黑远熟练的从保内掏出一个尿不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给黑陶换上。“给你一次机会做自我辩护。”

“我只是觉得那个阿姨很适合做后妈。”

哈?很适合做,后妈?后妈?后妈?吗?

这儿子果然是亲儿子。

面对如此善解人意又思想开明的儿子,黑远内心猫抓似的心动,可说起话来还是不怕遭雷劈的装矜持内敛,道:“儿子,你还小,这个问题先不急。不过,找个后妈,真的好吗?”

还真的好吗?看看那淫荡的嘴角,那简直是比珍珠还真的好。

“儿子啊,你老爸是八零后的大叔,人家可是九零后的鲜肉……”

看看都已经往征服这方面想了。

黑陶无语,他不认识这个猥琐的闷骚货。

“老头子,你刚才那一举动已经把最初建立起的好感直接刷为负数了,好自为之吧。”

黑远菊花一紧,刚才他对人姑娘满满的恶意与嫌弃的眼神……可不可以sl从来啊。

哎!媳妇没了,后妈没了,爷两垂头丧气的走出洗手间。

忽然爷两被一个壮硕的身体撞得往后退了三步,还好黑远小脑发达及时站稳脚跟,否则他摔了不要紧,要是将小黑陶也摔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黑远正想骂那人走路不长眼,却被那人抢先了一步。

“他妈的,走路不长眼啊。”

卧槽,日了狗了,黑远决定不与此人一般见识。他还在应聘当中,失节事小丢饭碗那就真的哭晕在厕所了。

黑远愤愤抬头正好对上那人居高临下的眼神,他大舅的原来冤家路窄是这个意思。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和黑远在医院里干架的傻大壮,人模狗样的穿了套高档西装也还是像菜场收保护费的。

黑远寻思这下真的不妙了,以儍大壮的暴脾气这场架免不了了。不行,还是息事宁人的好,他可是个拖家带口找工作的人,早已远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

“大哥……”黑远笑嘻嘻友好的伸出右手,想来一个化干戈为玉帛诚挚握手冰释前嫌。

没想到傻大壮忒上道了点,双手握住黑远的手那热情就只差把黑远的手融化了。恶,好他娘的恶心,可是这画风明显不对啊,说好的以德服人,用人格魅力征服对方呢?他的人格魅力难道这么强?

“大哥大哥,竟然是你啊。可让我好找。”傻大壮热情且剧烈的摇着黑远的手,那力道险些把黑远的手捏断。

黑远脑回路有些不够用,这看起来像老乡见老乡的场景是怎样的设定?

“我叫刘智囊,咱两这是不打不相识,大哥怎么称呼?”

呵,呵呵呵呵,智囊!确定不是囊肿?

算了,现在不是风中凌乱的时候,既然对方这样明显的嗜好,黑远自然顺坡下驴。

“我叫黑远,你好你好。”

“哟,兄弟,你不会是来我公司面试的吧?”

诶?他可以说不是吗可刘智囊一脸‘我知道你就是来面试的,而且我看到你的简历’的大boss模样,黑远只能勉强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个理财公司是傻大壮的。难不成傻大壮准备先将他纳入内部然后在不动声色的往死里折磨,嗯,这个计北京一企业擅自拆除“侵华日军飞机掩体”被罚50万策到挺符合智囊这个名字。黑远想着未来的职场宫斗剧,整个身体不由哆嗦了下。

“哎,你说咱哥两站在厕所门口说话是个什么事?来来来,到我办公室。”

刘智囊不由分说的将黑远拖进办公室,别说一进入办公室整个土豪气扑面而来,黑远被安置在看上去挺高档的中式复古实木沙发,刘智囊就亲自操刀给泡上茶了。

黑远始终搞不懂这是什么节奏,只能抱着黑陶坐着静观其变,反正光天化日之下,那么多人看着他进入傻大壮的办阿里巴巴还在加快提升赔付保障制度的建立。2010年3月公室,他总不至于莫名其妙的领便当。

“小侄子身体好了。”

刘智囊单手将一个小到两只手指勉强夹得住的茶杯推向黑远面前,这专业的茶道手法别说还挺涨姿势。抛却外形硬伤,单看刘智囊眼中那时不时闪过的算计之光,就知道他不是一个简单收保护费的。额,不对,不是简单的生意人。

“是啊。”对于刘智囊突然将话题引到黑陶身上,黑远立刻产生警觉,秉承少说少错的原则,他呡了口茶简单回答了两个字。

“大哥,咱明人不说暗话。兄弟这两天都在找你,想对那晚的事给兄弟道个歉。”

看不出傻大壮挺会拐弯抹角的,可他越是这样黑远就越确定他是冲着黑陶来的。得赶快找个借口撤退才行,工作总会有的,要是黑陶被人惦记上就不好了。

正在此时,原本乖乖的黑陶忽然扯着嗓子大哭起来。黑远一喜,果然是个聪明的小子,懂得替老爸解围。

“大侄子怎么啦?是不是饿了?”刘智囊也是当爹的人自然知道小孩子一哭,除了病了,就是尿了或者饿了。刚才他们从洗手间回来,所以他理所当然认为黑陶是饿了。

黑远正想接上刘智囊的话,早早开溜,谁知道刘智囊一拍大腿,说了声‘等着’,然后就自顾自向办公室内的小单间。

“老头子,等会无论傻大个说什么,如果我冲你笑就表示没问题,如果我打呵欠就拒绝。看他的态度,肯定是因为我。”黑陶趁机对黑远说道。

“不行,要是让别人知道你的能力……以老爸现在的状况可能护不住你。”

虽然不想承认,可以黑远目前稀烂的生活确实无法好好保护这么特殊的黑陶,就和怀璧其罪一个道理。

一旦黑陶的价值被用心险恶的人发现,黑远只是想想就觉得恐怖。他是第一次正视如此窝囊的自己,也是第一次痛恨这样的自己。一个连儿子都保护不了的父亲,还算个男人吗?

“老头子别担心,我们目前只做合理范围内的事。再说,总有这么一天,你不可能永远埋没我的才华和价值。”

黑远一愣,是啊,他这是怎么了?做事束手束脚的,一点也不大气,与其想着避祸不如琢磨如何变强,那么就从应付这个傻大壮开始吧。



什么减肥药吃了不反弹
精液变黄
健康资讯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