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金融

代表厨尊第二十章我就是骄傲了怎么了

2020-09-19

厨尊 第二十章 我就是骄傲了,怎么了

“醉梦拳……”

“砰……”他被石檀羊顶了回来。

“云丝劲……”

“砰……”他又被石檀羊顶了回来。

“开山指……”

“砰……”他再次被石檀羊顶了回来。

但是那头石檀羊也不好过,它几乎已经到了灯尽油枯的境地了,对燕辰的攻击也一次不如一次有力了,先开始还让他受了些轻伤,到后来每次把他顶出去之后,他都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又溜达回来了,而且距离一次比一次近。

没错,燕辰就是打算硬生生的将这头石檀羊耗垮。

“无定爆……”

“砰……”

倒了,不是燕辰倒了,是石檀羊倒了,两眼夹杂着不甘心的神色倒了。眼前这个无耻的人类趁着它身受重伤的时候来捡便宜,关键是还让他捡成了,这特么找谁说理儿去?

自己全盛时期眼中的蝼蚁,冲上去就能用头上的双角轻松来个对穿的蝼蚁,结果自己就栽了。

这特么剧情发展的有些不太对劲儿啊。

燕辰看着石檀羊轰然倒地,两眼不甘心的死死地盯着自己,似乎是想要牢牢记住自己的样子,他也没在意,脸上依然挂着贱兮兮的笑容,轻松越级搞定一头二阶后期的莽兽,这感觉很棒,虽然是投机取巧,趁羊之危吧。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就是骄傲了怎么了!

燕辰看着面前倒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的石檀羊,也没说什么就拔出了匕首准备送它一程,毕竟和一头畜生能说啥?

难道说“咩咩咩”?

可就在这时,远远的却是传来一声“住手!”

听到此声,燕辰的脸立马黑了下来,急忙站起来戒备的看向四周,难道是自己的行踪被风雷宗发现了,他们追到了这里?眨眼间燕辰心思急转,一抹不易发觉的青芒悄悄覆在了他的手上。

声音的主人并未让他等的太久,片刻之后一道破空声响起,燕辰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山林间起伏跳转,眨眼间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石檀羊,扭头看向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身后又是响起数道风声,然后四个少男少女赶了上来,站定在中年男子身后,好奇的打量着燕辰。

其中一名身着蓝衫,手中提着一柄铭刻着浅蓝色花纹长剑的少年向着先前的中年男子开口询问:“孙叔,这是怎么回事?”神态中还带着恭谨。

他所问的,自然是眼前的燕辰与石檀羊,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反而是将目光移向燕辰,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又被打断了。

那个蓝衫的持剑少年抢先开口,冲着燕辰喝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慕阳城慕家的猎物也敢抢夺,识相的话就快快离开,饶你一命,否则的话,哼……”说着,蓝衫少年的余光还瞥了瞥身旁的几位同伴,神气的不行。

燕辰闻言却是舒了一口,不是风雷宗的追兵就好,但依然没有放松戒备,好看的眉头也轻轻的皱了起来,听这蓝衫少年的意思是,想要自己手中这头石檀羊,那还了得,这可是自己费劲巴拉才搞翻的,怎么能便宜了他们呢?

当下燕辰便脸色不善的看了蓝衫少年一眼,“阁下说它是你的,它就是你的了么?可有什么证据?”言语中夹杂着火药味儿。

但他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生硬,因为他明显能感觉到这几个人都不是善茬,几乎都是凝气境二重的修为,那个蓝衫少年则是凝气境四重,放在外边那都是天纵英姿之才了。

只是燕辰并未将他们放在眼里,真正让他忌惮的是领头的那个叫孙叔的中年男子,竟是混元境。

可他这话一出口,那蓝衫少年就气了,“我说这畜生是我慕家的,那它就是我慕家的,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我慕阳城慕家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哈?你们慕家畜生?”燕辰笑眯眯的回了一句。

那个蓝衫少年想也不想便随口答道:“对,就是我们慕家畜……呃……小子,你找死!随机走访了海淀、西城和朝阳的几所知名小学”

他也不傻,话未说完便是感觉到了不对劲,顿时气得满脸通红,当即就要拿着手中的长剑捅死这个嘴贱的家伙。

因为燕辰有意隐匿了气息的缘故,蓝衫少年虽看不透燕辰的修为,但看他年龄不大,修为定然高不到哪里去,想来击败重伤的石檀羊也不过是侥幸似然罢了。

旁边的几个少男少女同样是满脸的愤懑,听到燕辰竟然侮辱慕家,一个个的吵杂起来。

“这家伙太不识抬举了,我慕阳城慕家岂是他得罪的起的?”

“就是,还敢顶撞慕琦哥,看着吧,看他年龄与我们相差不多,实力定然比不上我等,慕琦哥一出手他就得跪地求饶了。”说这话的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少女,她口中的慕琦哥就是那蓝衫少年,不用说,她肯定是这慕琦的崇拜者。

“要我说咱们甭和他那么多废话,咱们这么多人一起上,看他怕不怕。”

……

唯有一个梳着百合髻的少女一直未曾开口,听到那蓝衫少年那句无脑之言之后,反而隐隐与这几位隔开了些距离,一张小脸儿羞的有些通红。

这着实有些丢人了点儿。

这个时候那被称作孙叔的中年人轻轻咳了两声,众人立马噤了声,孙叔见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才看向燕辰,终于将几次被打断的话说了出来。

“这位小友莫急,先前你也听到了,我们是慕阳城的慕家人,是来这青石山脉外围历练的,我是他们的负责人。这头石檀羊确确实实是被慕琦他们围攻至重伤逃脱的,我们一路追踪而来没想到竟被小友遇到了。”?

说到这里,孙叔顿了一顿,燕辰神色如常,却是心思急转,这家伙倒是好城府,竟然没有动气。

他发现这头石檀羊的时候确实已经身受重伤,想来这孙叔所言无误,但是他也没吭声,只是安静的看着孙叔,等待下文。

孙叔怎会看不出燕辰的意思呢?也没磨叽,当即开口:“相见即是有缘,原本这头石檀羊直接送给小友也无妨,只是这毕竟是慕琦等人第一次靠自己的实力围捕的荒兽,倒也是个纪念,还望小友能够成全。”

不得不说这孙叔的一番说的还是让人心里挺舒服的,不像那慕琦似的,一上来就耀武扬威拽的二五八万一样。

燕辰这人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本来就一头荒兽而已,他原本也就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的,倒没什么大不了的,给了他们也无妨,只是那慕琦嚣张神气的话语却让得他心里窝着气。

略微迟疑片刻之后,他还是开了口:“在下遇到这头石檀羊的时候它确实已经受了重伤,在下也是侥幸方才掀翻的,本打算将它作为未来几日的口粮呢。而且怎么说在下也是拿着命搏来的,即使石檀羊受了重伤也没那么容易得手的,就这么让了出去,是不是有点……”



晋城白癜风医院在哪
绥化治疗白癫风医院
衡水白癜风诊疗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