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港股

嗜凡第一章吃书西游记美食

2021-01-09

嗜凡 第一章 吃书,西游记!

易孜很急,堪比拉肚子没纸没厕所,还要狂吃东西那种。

他在狂奔,双腿也很配合他的在前后迈动。

“同学同学,借过借过!”

“美女帮个忙,把这张纸借给我用一下,我鼻子流血了,万分感谢!唉呀妈呀,这么大个……创可贴……”

“哥们,江湖救急这本书借我看一下,我知道你是大二历史系的,下午一定还给你!”

“这位老哥,让一下,额,小姐……姐,让一下。”

“喂,关与,监视器到了吗?我在赶去教室的路上,马上……”

又成功撞翻两个女学妹正在吃着的早餐,毫不在意地从将要接吻的情侣二人中间闯过去,以及践踏草坪后还踢倒了“禁止践踏草坪”的牌子……

顶着一路的罪过,忽略骂骂咧咧的男男女女,易孜冲进了北教学楼,直奔六楼而去。

教学楼共九层,有电梯,不过易孜没坐,他没时间,仿佛晚了就赶不上投胎了一般。

“呼呼呼呼……”

大口呼吸着楼道里被几百个同学用过的污浊空气,易孜一手捂着左边肾的位置,一手扶上了大教室的后门框。

咧着嘴偷瞧教室内的状况,学生无一不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丝毫没有小动作。

讲台上,一个秃顶老头,脚蹬拖鞋,大裤衩子白背心,一只光脚踩着板凳手执戒尺用来挠后背的痒痒。

“喝……喝!”

那老头嗓子中发出一种让易孜不知应该用什么象声词形容的声音,接着腮帮子一鼓,一口浓痰直射地面。

虽然同学们背对自己,易孜也知道,肯定又要有人想吐了,特别是女生,并且绝大部分人在忍着这种欲吐还休的半吊子感觉。

“哪位同学给我张抽纸啊?我擦擦鞋。”

老头理直气壮,仿佛富有感情的在讲:下面我们来讲讲中国唐朝年间……

死老头!吐痰又吐到鞋上了!——在场同学的心声。

前排的一位女生递过去一张纸,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想去捂嘴,太恶心!

空位子只有第三排靠教室内侧有,想要坐过去还不被发现攻击后排,简直是妄想。

拼了!等一会儿开始点名被逮到更惨,易孜心想。

“报告!”

易孜打报告,忍着鼻血还在流的身体状况立正在后门口,鼻子和心脏告诉他,这点血还死不了人。

在校门口太着急了,一不小心就和法桐来了个拥抱,于是鼻子最先受到伤害,喷血抗议。

猥琐老师低头擦鞋,所以也有不少同学敢转身看易孜,鼻血横流,气喘吁吁。

面对众多不同的且大都不太好的眼光,易孜深感丢人丢到家了。

“俯卧撑一百个,五分钟做完。”

老头脸都没抬,直接说道,或许是自己影响了他擦鞋的乐趣,惩罚直接由原来的二十个翻了五倍之多。

在高级人造蓝色橡胶马路大卖场,俗称地摊拖鞋面前,易孜不值一提,看都不看。

“老师,点名前迟到不是二十个吗?一百个我实在做不完,我只做二十个。”

或许是刚刚冲刺过,急火攻心,易孜居然破天荒的说了这番话,语气还那么的不卑不亢,如同对着餐厅窗口在说:阿姨,牛肉炖土豆,肉呢?昨天明明有半块的。

头顶全校体罚最恨、眼睛最毒、上课抠脚次数最多、见家长理由最莫须有、收礼最大胆、偷看女学生最直接……等头衔的学校第一恶霸老师的吴凡达,外号监控器(上抓翘课迟到,下抓美腿美胸)。

就这么的,人生第一次被学生顶撞了。

易孜包括众人,都怀疑这颗脑袋坏掉了。

关与那家伙眼神崇拜的悄悄向后门竖起大拇指。

自找不爽快,不得不服!

“你再说一遍?你竟敢顶撞老师,易孜是吧?你过来!”

扔掉卫生纸,吴凡达满意的穿上拖鞋,带有肉臭味的戒尺向易孜招一招,木头尺子有些发亮。

三步并作两步,易孜脑袋麻木的走过来,一副听天由命的表情。

他都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说出了那种惊天大话。

“你只做二十个?”

“对。”易孜为了衔接刚刚放出的豪言,只得这么说。

“哦?好,一会就让你做二十个,上节课我让大家都拿过来一本关于历史的书,把你的拿来我看看。”

监视器双手后背,装作不和易孜一般见识,只是关心学生学习,其实心里另有九九。

“还好我机智,刚刚拿了历史系学弟的书。”易孜窃喜。

用旁边同学给的卫生纸堵住鼻孔,易孜在卫衣宽大的口袋里拿出了那本小册子,直接呈上。

“呦呵,这可是不错的历史书啊!大家大作,历经时间考验,是难得巨著!”

听到吴凡达的评价,易孜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书,但易孜总算能松了一口气,专心去弄鼻血。

“我给大家念念啊。”吴凡达接着讲:“西游记,吴承恩著,华夏出版社。”

识别产品的合法性 “噗!”易孜鼻血险些喷了出来,靠,历史系的学生看西游记?你怎么不去玩你妹的芭比娃娃?

接下来的场景易孜仿佛已经预感到了,当着所有人被大损特损、小题大作的见家长、扣学分……

吴凡达眉头鼻子嘴巴皆戏谑的对着易孜,即将开始下一阶段的步骤,你既然让我抓到把柄,就算不追究刚才的事情,我也能让你喝上一壶。

台下的同学也有的憋不出笑了。

此刻不适合的多说,易孜鼻血还在流,只能用嘴巴呼吸,等待狂风骤雨。

监视器兼大喇叭模式开始运作:

“我告诉你易孜,我当老师行教三十余年,从没见你这种学生,不仅仅当众顶撞老师,还竟敢拿本小说来侮辱老师,这是什么性质,这是品质的问题!”

不知真假的发威,戒尺不停的敲打金属讲台,上面的粉笔末都在抖动,震得近处同学捂住双耳。

“你等着,我一定要告诉校长,还要叫你家长,我……我,我还要把你的书给撕了!”

语落,小册子在吴凡达手中由大变小,纸片不断飘落地面。

伴随吴凡达口中易孜完全忽略的叫骂,西游记越来越碎。

低着头,易孜充耳不闻,一门心思放在张大的嘴上,没有鼻子,呼吸果然不顺畅。

“我叫你拿西游记来糊弄我!”

众目睽睽之下,吴凡达手中一把碎纸片被他送向易孜。

与此同时,易孜感到了呼吸更不顺畅了,一只手堵住了他的嘴,把什么东西放进去了。

这下学生们都有些坐不住了,什么破老师,怎么能忘学生嘴里塞纸呢,太过分了,书被那么多人看过,很脏的。

教室吵杂起来,以关与为首的学生你一言我一语嚷嚷起来。

不对!易孜心中疑惑,难道我不也应该愤怒吗?怎么我……

反之,易孜心心平气和得很,毫无意识的嚼起来,似乎很享受,纸越嚼越有味儿。

“高老庄、大师兄,师父被妖怪抓走了、你这呆子、要不,我还是回我的高老庄、唐长老,你就从了我吧、阿弥陀佛、悟空,切记……”

易孜凌乱了,他突然之间不想捂着鼻子了,他想……

在脖子后面拔三根毛!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吃到了西游记那一章。

按捺一番,终于止住动作,易孜吐出来碎纸,一言不发,鼻血貌似停了。

易孜不知道自己咋想的,硬是提不起火气,如此之怂,就是不知道如果是元芳会怎么看。

“你们要造反吗?!”

一字一顿,吴凡达嚷嚷途中,顺便咳了一口痰。

“你们以为自己是谁?这是学校、是课堂,我是你们的老师!你以为你们是校长啊,我怎么做要你们教吗?

我在凡仁大学执教这么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品学恶劣之徒,今天我就要……哎呀!”

监视器忽然感觉重心前倾,原因是屁股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同时伴随着的还有易孜较为特殊的嗓音。

内容是:“妖怪!看脚!”

老头以狗啃泥的方式扑向地面,还没来得及继续哀嚎,死寂片刻的教室突如其来的充斥着民愤般的七嘴八舌。

易孜开了第一脚,关与桌子下的篮球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屋角上方的圆球形监控器,碎玻璃稀稀拉拉的落了易孜周身一地。

接下来,上演那些垂危政府垮台的一幕……

蜂拥而上,众人有的没的上去赚一巴掌偷一脚……

“呸……”

不知谁带头,唾沫应声吐出。

创建先进卫生城市,吐痰大业此起彼伏……

“沙师弟,师父被难怪抓走了,你怎么也被妖怪附体了?你那一圈卷发太扎眼,穿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啊?个子也变矮……”

一旁沉默的易孜自言道,眼底那抹光芒不经意褪却。

“哎哎哎,易孜你怎么晕了,快快!送医务室……”

四川成都肝病哪里治疗好
银川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伊春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标签
友情链接